新聞中心

網絡文學:被手游大潮拋棄的IP來源?2017年03月13日

經過這幾年游戲的發展,看上去網絡小說的IP在游戲產業在逐漸失去價值。

此前根據相關傳聞顯示,網絡小說領域的領軍企業,閱文集團擬在香港上市,估值大約為20億美元,而閱文集團的CEO吳文輝還在采訪時表示,公司價值被嚴重低估。

但僅從這幾年游戲產業的發展去看,以網絡文學IP為基礎所創作的手游產品,無一例外,沒有大成者,網絡文學這個原本看上去和手游有著天然契合的產業,正逐漸從手游產業慢慢淡出。

而從種種因素去看,實際上,游戲產業才是泛娛樂的根基,才是閱文集團喊出不止20億美元的底氣,但這個底氣正逐漸消失。

網絡文學與手游的大發展

實際上,早在盛大收購起點等一眾網絡文學網站成立盛大文學之初,盛大的目的就是以盛大文學為儲備基地,為它的數字娛樂帝國提供源源不斷的IP支持。

本質上,游戲用戶和網絡小說的用戶是有著諸多的重合點的如:學生黨、愛幻想、時間多、生活枯燥,所以看上去十分誘人。

而在早期,我們也的確看到了一些以網絡小說為IP的網游的出現,如《傭兵天下》、《星辰變》、《獸血沸騰》等,但這其中除了一款完美世界的《誅仙》之外,其它產品都流于平庸。

這給了當時的游戲從業者一個提醒,一本網絡小說,正常的完本在2-3年左右,而端游宏大的架構決定了,端游的開發至少也需要2年,當端游開發完畢的時候,這本小說最熱的時期早已過去了,所以端游根本享受不到網絡小說的紅利,反而陷入一種被玩家、 小說迷們批斗至死的境地。(任何一款網游都不可能原汁原味的再現一部小說)

直到手游出現之后,我們發現原來手游才是十分適合網絡小說的改編,在手游發展的早期,其開發周期很短,生命周期也短, 這和網絡小說的生命周期來說正好吻合。

此外,小說在不斷的連載更新,手游也在不斷的更新,手游的更新代價與端游相比簡直不可同日而語,可能只需要數月就可以 推出一個新版本,不斷更新的版本正好和小說的進程相匹配,這在一定程度上反而會激發玩家的興趣。

在2013年、2014年那兩年出現了一些數據還不錯的網絡小說改編的手游如《莽荒紀》在2013年底上線,僅安卓市場上線20天流 水750萬、《唐門世界》2013年8月上線,首月流水1000萬元。

這在當時都是不錯的成績,而網絡小說改編手游恰逢手游對于IP有著極度依賴性時,大量的公司寄望于以IP來綁定用戶,因為那個時候的手游,基本清一色卡牌,玩法一致,區別就在于IP帶給用戶的認同感。

在2014年,頂級的網絡小說改編手游的版權,價格也炒到了500萬元起步,相比于2013年的100萬,得到了大幅度的提升。

從中由此可見,網絡小說改編手游,在當時的市場當中還是蠻熱門的。

也正是以網絡小說改編手游可以獲得巨大的成功為開端,中國的泛娛樂產業開始了快速的發展,而網絡文學正如吳文輝所說作為泛娛樂的最核心的一環,價值開始被放大,這幾年我們看到了眾多由網絡小說改編的影視劇的熱播。

但是在網絡小說,向影視、游戲、動漫等輸出IP的環境當中,最重要的一環依舊應該屬于游戲。因為游戲才能給了這個產業最 重要的一個東西,就是如何向龐大的C端用戶開啟變現的通道。

而其他如影視劇、動漫,本質上它依舊是一個面向B端的商業模式。當然,電影可以做到面向C端,但電影的選材與網絡文學的 大基調有時是很難融匯,即便可以融匯,2016年整個電影市場的收入為455億元,依靠IP很難有多大的想象空間。

這也就決定了,如果刨除游戲,那么網絡文學的想象空間是極其有限的,網絡文學在未來的想象空間必然極度依賴游戲。

在2016年,整個游戲產業的市場份額超過了1600億,而網絡文學的市場才多大?根據數據顯示,閱文集團的年收入約20億元,參考閱文集團吃掉了中國網絡文學最少50%的市場份額,網絡文學市場的市場份額最多也就40億元。

所以,除了出售IP之外,我們看到在2017年,閱文集團的的一個重點是在向上的游戲產業鏈的開發,按照閱文集團副總裁朱靖 在接受媒體采訪時所說,“自主游戲開發、聯合其他優質企業進行合作開發,走IP的泛娛樂路線產出更多優秀作品,這是我們在做 的。”

先關資料顯示其自主研發、運營的網絡文學IP改編的頁游《武煉巔峰》已經開始試水市場,后續還會陸續推出《絕世唐門》、 《斗破蒼穹》等改編游戲,正式切入完成的游戲產業鏈。

IP價值變低,網絡文學改編變難

然而,想法美好的同時并不代表現實也是美好的,游戲這個網絡文學大發展的根基似乎正在動搖。

我們查閱了幾款網絡小說改編的產品的成績單。在巨人上市時,曾披露一份財務數據,根據巨人的數據顯示其由網絡小說《大主宰》所改編的同名手游《大主宰》在2015年2月上線之后,它的總計流水為2.72億元,營收為1.36億元,月流水約4000萬元。

這個成績在當時雖然很亮眼,但已經不是最一線的手游成績了。當時網易的《夢幻西游》、盛大的《熱血傳奇》最高月流水一個接近10億,一個是7億。

要知道《大主宰》已經算是網文圈的最頂級IP,它的背后是天蠶土豆,該作者2009年創作的《斗破蒼穹》點擊率高達一億四千 萬。

而同樣是該作者旗下的作品,由樂逗發行的《蒼穹變》一度曾達到月流水破億,但是這款產品很快就開始了下滑通道,根據 AppStore榜顯示,在6個月之后的2016年3月,已經下滑至AppStore榜單第48位,如今更是消失在了暢銷榜前150位。

這些已經算是不錯的成績,更多的頂級IP改編的產品,甚至完全沒有任何的可以查到的相關數據。

手游之外,看頁游上面的一些數據,根據朋萬科技的數據顯示,朋萬科技的財務數據顯示,2016年公司實現營收3346.74萬元, 同比下降1.30%,該公司是《瑯琊榜》頁游的研發商,2015年、2016年兩年,其營收都僅為3000萬元左右。

而科冕木業的財報顯示,2014年由根據網絡小說《斗破蒼穹》改編的3D微端網頁游戲《蒼穹變》,整體《蒼穹變》月流水穩定 在3000萬元。

從中我們不難發現,頂級的小說IP在改編上,獲得成功的非常少,即便是成功的一些產品,在數據上也僅僅是表現還不錯,遠沒有達到預期。

之所以形成這樣的狀況,實際上和手游的發展有關,如今手游已經從IP時代、換皮時代,慢慢的轉向了注重內容的時代,其中代表性的就是渠道開始變為弱勢群體。這個時候IP的價值實際上是在被稀釋的。一個游戲的好壞根本是在內容上。而不僅僅在IP上。

這就是說僅有IP是不夠的,有IP或許可能快速的獲取一大批用戶,但隨著用戶的成長,用戶對于產品的需求已經升級,也容易分辨出產品的好壞,那么在產品不及格的情況下空有IP,用戶的流失率會非常的快。

而更深度的原因,在于網絡小說改編的游戲真的適合它的讀者嗎?

我們在看網絡小說的時候,往往會將自己想象成主角,那是一種代入感,這種代入感是網絡小說最大的核心,就是提供給了用 戶一種YY的空間。

但是,這個YY的空間,一旦進入到游戲的世界,你會發現,你YY的東西變的支離破碎,因為你會被RMB玩家教育的體無完膚。這 種落差才是導致為何流失率一直高居不下的原因。

根據艾瑞的《2015年中國網絡文學版權保護白皮書》顯示,只看正版小說用戶的比例僅有約26.5%。連花幾十塊看小說這件事情上都不會付費,那么你為什么會指望他們愿意每個月花幾百元到游戲當中?

所以,網絡小說可以改編成十分成功的影視劇產品,就是因為影視劇的本質同樣還是給了你一種YY的空間,但游戲沒有,游戲 當中是有等級層次明顯的分級的,你看小說獲得快感,你是主角,你無所不能,你殺掉所有你的敵人,但在這里,不好意思,你才是那個被殺掉的人。

看,你成為了別人獲得快感的源泉,你還會繼續下去嗎?

所以,在我看來,這是致命的,這是人性上的東西,落差感太大,一些不是基于這個IP改編的手游,夢幻西游也好、陰陽師也好,一開始你就知道,你應該處于哪個等級,你不會有幻想,但基于看過網絡小說之后,再去玩同名游戲,你會有落差。

但既然做成了游戲,必然需要向營收看齊,人性和商業,這個矛盾無法調和,所以我不認為網絡小說改編的游戲即便是在未來會有多大的改觀,除非是屬于中國游戲那獨特的商業模式變了。

來源:GameRes


聯系我們

服務熱線:021-64857328

分享到

二維碼

Copyright ? Brimrose Corporation of America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復制必究     滬ICP備06028770號-2

滬公網安備 31010402000800號

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
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
新疆25选7什么时候开奖时间